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签到领奖

山东001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54|回复: 0

原创:我的“常久”牌自行车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8-10-12 21:2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原创:我的“常久”牌自行车-1.jpg
网络收集

原创:我的“常久”牌自行车-2.jpg

网络收集

突然想起我的第一辆自行车了。

参加工作后的第二个月,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辆也是至今唯一的一辆自行车(那时月工资不到百元 , 节衣缩食一个半月)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自行车里最响亮的品牌是“永久”牌,像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青年,没有一点特殊关系,自然是买不来的。后来在老家镇上看到一款“常久”牌自行车-据说是上海永久公司在常州的联营厂生产的,款式时尚,小巧玲珑,特别是整车的浅棕色烤漆,闪烁着金属般的迷人光彩,支架上配以鲜艳的玫瑰红“常久”二字,令人喜爱有加。虽嫌品牌有些美中不足,但好歹也是“久”字辈的。

抓住车把,左脚上踏板,右脚使劲一蹬,乘着惯性,右脚直直的划个美丽的弧线,别提多潇洒飘逸。

于是,这车就成了我最亲密的伴侣。那时没有手机、没有耳麦,只有清风、绿树、白云相伴,使劲蹬几脚,车向前飞驰,路旁的风景纷纷向后倒去,耳际的长发随风飘洒(那时男生流行长发),学校与家相距有二十多里地,竟感觉也是一瞬间的事。

星期天下午我会骑车到学校宿夜,哪怕再迟,我也会在宿舍门口的水井旁,把车清洗干净,擦干,打蜡,封存一个星期后,周末再骑着车回家。

一年后,我被“发配”(至少那个时候我这样认为)到漕塘中学,这是一所下属中学,地处偏僻,通往学校的是一段低洼的石子路,一年到头潮湿泥泞,爱车备受摧残折磨,虽然依然天天清洗,但久而久之,车圈上锈迹斑斑,失去了往日的容颜,令人心疼异常。

那年一个夏日的傍晚,我带着女朋友从老家回学校,快到学校时,刹那间,狂风骤雨,猫着腰走路都艰难,骑车就更不可能了,我推着车,她跟在我后面,两个落汤鸡似的回到住处,我不住地自责,她笑称,这车见证了我们的雨中浪漫。

结婚一年后的秋天,丈母娘家的蚕茧丰收了。我骑车带着两编织袋蚕茧前往镇上收购站。收购站人流如织,熙熙攘攘,卖茧的队伍排成长队。直到晚上八点左右,我才卖掉了茧子。当我回到停车场,我却再也找不到我的自行车了,虽然我翻遍了可能停车的每一个角落。我卷起两个编织袋夹在腰间,离开了茧站,回头看了看停车场昏黄的路灯,又折回去找了一遍,还是失望。夜凉了,路灯的光晕更加的惨白。

第二天天刚亮,街上几无行人,我赶去茧站停车场,脑子里有无数个侥幸的也许,可停车场依然空荡荡的,只见被风吹起的纸片塑料袋在翻滚。

丢车后第二年,暑假过后,我又接了个新的初三班级,早读课还未开始,我照例去检查下班级的自行车排列情况。自行车大小分立,摆放整齐,我满意的踱步回走,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下,一抹熟悉的浅棕色金属烤漆在晨曦里格外的晃眼,我的手颤抖起来。熟悉的颜色,带擦痕的车铃(老婆骑车与墙角想擦留下的印记),只是换了个新的黑色金属车筐。我拧下车把橡胶套,手指伸进去,抠出一张发黄的纸卷,摊开纸卷,那是一张购车发票,当年我塞进去的,字迹依然清晰。

我把发票叠好揣进裤兜,回到班级里,我表扬了当日值日生的认真负责后问道:“那辆浅棕色‘常久’自行车是哪位的?”“我的,老师。”坐在第四排右边的短发女生低头低语答道,我发现她的声音有些异样。“放学后,把支架调整下,太斜,容易倒。”我提醒了几句,没有多说。这女生只是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课后,我回到办公室把发票夹进了语文备课本的末页,用订书机订上。此后,每天的早读课前,我都会去看看那辆浅棕色的自行车,大概两个月后,就没有再发现,后来,后来我也忘记了……

一年后,这届同学毕业了,那天晚上,我整理书本,翻到了那张发票,对老婆讲述了那车的事,老婆问我,为何不追回那车,我没有回答,她也没有追问。其实她也知道,那个时候,外地盗车贼流窜作案,有些本地人贪图便宜购买了了赃车,如果追索此车,势必会惊动派出所,惊动班级,“偷车贼 ”的绰号会让她一辈子都直不起腰来------

我撸平发票的卷角,又夹进新的备课本,车的故事也随着发票夹进了记忆的深处,夹进了历史,偶尔也会想起,比如,现在------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山东001在线 ( 鲁ICP备11027147号 )  

GMT+8, 2018-12-12 05:58 , Processed in 6.266828 second(s), 2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