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签到领奖

山东001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5|回复: 0

女人摇一摇(情感故事)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18-2-22 13:59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8-10-12 20:05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自从发现手机QQ新增了摇一摇功能,豆豆觉得这东西可比电脑好玩多了。坐着摇,躺着摇,洗澡上厕所时都能摇。轻松便捷。要不是闺蜜小蕾抢过她的手机,帮她安装了这个小东西,她还在很农民地敲着台式机呢。当时,豆豆问,这是干嘛用的呀?小蕾一脸坏笑地说,出轨的。



    豆豆本身就没在轨上,所以真谈不上出轨,但她是有男人的,尽管这个男人是她与另外的女人共用的。但并不妨碍她对轨的忠贞,豆豆从没跟她男人谈过这些新玩法,男人一周来那么一两次,每次待上那么一两个小时,就是想说点甜言蜜语,嘴都倒不出空来呢,哪有时间聊别的啊。而且,豆豆一向是小清新的,就连叫起来,也跟病猫似的,幽怨得让人心疼。

    豆豆每隔几分钟就会轻轻一摇,那些小头像就嗖嗖跳了出来,她挨着个点开,看看他们的名片,对方如果开着博客或空间,她都要进去窜一窜,看那些公开的秘密,别看这些人生活中可能捂得严丝合缝的,可在网上,可是什么实话都敢说的。豆豆觉得就这点看,还是网上的人实在啊。

    豆豆是女人,寂寞的,被包养闲置起来的女人,性取向正常的女人,她摇出来的当然是男生,豆豆现实中缺失的阳气,就这样被填补了。豆豆无论干嘛都拿着手机,挂着QQ,随时随地瞅瞅,这应该是手机一族的通病,手机强迫症,就好像一票人等在网上发疯似的找她呢,实际上来一看,毛都没有。

    豆豆通过摇一摇,也认识了几个微友,没事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,也打情骂俏,但都知道这只是一种游戏,不能当真,也不必说透。玩玩而已,反正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的。

    她怕自己的声音太文弱,不够时尚,不够性感,又让小蕾下载了一种类似变声器之类的软件。这样,豆豆在小城微信界,被广泛欢迎的程度,有点像明星了。但豆豆更是聪慧的,她不会傻到用自己的照片当名片,拿自己的赤裸赌别人的包裹。每当看到那些在名片里暴露自己真实身份的人,她都在心里骂一句:操,这傻B。

    这天,豆豆没事又摇了摇,突然界面里闪出来一个新人。头像真帅,有点像韩国明星玄彬,豆豆赶紧进入他的空间寻秘,空间装扮很清爽,日志也写得特有个性,暗中揣测,这应该是个沉稳而富有内涵的男子,再细看他的照片墙,发现他比玄彬更MAN,更男人,豆豆禁不住心有点狂跳。

    豆豆每次摇出来附近的人,玄彬都跳出来,豆豆都会流连好久,她想跟他说话,特别想,但她不敢。她怕他把她当成那种寂寞难耐的女人,尽管她确实是寂寞的,可是谁又不寂寞呢。

    一周后的一个深夜,豆豆被噩梦惊醒,挣扎着坐起来,又仗着胆子,把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。瞪大眼睛望着装潢别致的天花板,痴望了好久。这一刻她是幽怨的,她想念的那个男人正大光明地睡在别的女人的怀里。她把手机拿过来,号码拨到一半,停下了,长叹一声。

    QQ还挂着,她睡前没下线,她打开看了看,没人在,又习惯性地摇了摇,那个玄彬就出来了,豆豆喜出望外。

    她顾不得矜持,发出来个一个单音:嗨。

    她等了好像有半个世纪那么漫长,那边终于用语音回复过来一个单音:嗨。

    豆豆说,这么晚还没睡吗?

    那边又缓慢地回过来:还没,在等人。豆豆好惊异,哇,玄彬的声音好沧桑也好磁性,正是她喜欢的那种。

    这一晚,豆豆与玄彬聊了好久,不算深入,还算顺畅,晨曦微明时,他们不得不说再见了,因为玄彬说他等的人来了。

    此后,豆豆每晚都与玄彬微信,你一句,我一句,东麟西爪,没聊出豆豆臆想中的深刻与广博,但这是让豆豆最舒适的。一个微聊,打发寂寞的工具,如果聊成了学术讨论,那就太让人失望了。

    如此你来我往,豆豆觉得夜不再那么漫长了,当黎明来临,两人难分难舍,说再见的语气越来越痴迷。

    连闺蜜小蕾都说豆豆好像恋爱了,豆豆对着镜子问自己,你恋爱了吗?不是吧,这么盲目的恋爱,该有多么傻。豆豆说服自己,不算,嗯,就是玩玩吧。再玩两天放下。趁年轻,不玩干嘛呢。

    突然有两周,玄彬不见了,豆豆怎么摇,他也不出来了。豆豆恐慌极了,一个人盯着手机,不敢离开半步,她很怕在睡去的一分一秒里,玄彬来过了。

    豆豆感觉自己马上要死了。她一遍一遍地打开附近的人,里面闪出的任何一个,都不是玄彬啊。豆豆很想冲下楼去,挨家挨户地找,反正手机上不是说,500米之内吗。

    她特别后悔双方没留下电话号,她虽然天天跟自己说,这是游戏,但此刻,她无比希望这游戏是真的。

    她一遍遍地回放着他的语音信息,他的话语,他的笑声,他的柔情,他的体贴,甚至夜深人静,他们语音时,他情绪波动,被*望挑拨成粗重的喘息声。现在回味起来都觉得那么迷恋,又那么虚无,豆豆不断坚定自己又不断否定自己,这个人真的存在过吗?

    两周后,玄彬出现了。豆豆喜极而泣。她狂叫着,你在哪里?我要见你见你。说你在哪里。别停,我们微信在线,随时保持联系。

    豆豆来不及梳洗打扮,趿拉着凉拖冲出门去。500米,真的不近呢。豆豆拎着布衣睡裙的裙摆,十分钟就跑到了。小区花园深处的一角,立着一个肥胖的秃顶的老男人,正侧着身子对着手机说话。

    豆豆说,你到了吗?我到了。你在等我吗?

    豆豆听到“我到了”的同时,老男人也回过身来,豆豆惊呆了,原来是小区里的夜班门卫老头儿。

    豆豆盯着老头的眼睛,对着手机问,玄彬吗?

    老头儿说,是,啊,也不是,我儿子上个月从北京回来看我,临走前,把他的旧手机给了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突然有天夜里有个女人呼叫我,夜深人静的,值夜班,不能睡觉的,我也寂寞啊,如果那个女人是你,孩子,别怪我……

    豆豆从怔忡中缓过神来,说,喂,大爷,你在说什么啊,我的小狗狗玄彬跑丢了,我出来找找。

  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    x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山东001在线 ( 鲁ICP备11027147号 )  

    GMT+8, 2018-10-23 11:24 , Processed in 2.529606 second(s), 24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